2018世界杯投注网

原创长篇连载: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1章阿拉芳邻
2018世界杯投注网网 首页2018世界杯投注网2018世界杯指定投注网对联语录谚语脑筋急转弯名言名句其它动物2018世界杯投注网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2018世界杯投注网灯谜字谜人名2018世界杯投注网地名2018世界杯投注网词语2018世界杯投注网带格2018世界杯投注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散文 > 小小说

经典散文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

小小说

热点小小说

随机小小说老鼠联欢会回忆录:过去的这二十七年【十八】平凡的世界续(晓霞获救)第十三章芦江北侠陌上花开缓缓归果果别哭,哥哥来爱你(第一章)惊魂之夜老菜刀【闪小说】

时间:2019-04-14 09:58:00 来源:2018世界杯投注网网 点击:

(都市生活)

(内容简介)

父母租房带小孙女儿,陌生陌路,烽烟处处;儿子儿媳都市打拚,二点一线,烦恼多多;亲家也没闲着,潮落潮涨,怪圈个个……左右俩隔壁,大小二家庭,婆媳斗,翁婿闹,亲家愁,哭闹嗟叹,笑语欢歌,其乐无穷,精彩纷呈。

在上海滩高耸的东方明珠塔下,在大上海璀璨蜿蜒的外滩岸旁,一个上海年轻白领小家庭和四个退休老人,在21世纪初的国际大都市里,顽强,积极而艰辛的生活着,向往着,演释着中国现代社会大转型期间,大城市小市民的生存悲喜剧。

上海,过去曾是冒险家的乐园,现是不是,无人知晓。在这座国际大都市里,只要努力,就有机会。众多的小人物和外地人,出于于上海滩的大街小巷,充填着大上海的格子间下只角,为上海的繁荣奢华,作着渺小,默默和悲壮的贡献。

在这座最坏也是最好的城市,谁,能达到自己希望的彼岸?( 文章阅读网:www.531shop.com)

上海三部曲之一

第1章 阿拉芳邻

砰!一声沉闷的撞击。

白何腰杆一挺,手腕用力,童车狠狠抵在了摩托车的后架上。瞬时,对方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,怔怔的看着他。

电梯里的空气,凝固了。

今天一大早,白何就醒了。

昨晚上调好的小收音机上的预定时间还没到,那鱼肚白却早露在天空。来到上海后,白何就发现上海的鱼肚白,和自己家乡的鱼肚白完全不同。

家乡的鱼肚白,那可是真正的鱼肚白。

真像一条硕大无朋的鱼儿,慵倦地漂在半明半暗的水里,露着有些发涩的微白肚皮,边缘还似有硬邦邦的鳞片,一层层的浸在暗蓝水里。

鱼鳞之上,是暗蓝无边的浮云,一直延伸到天边。

可上海的鱼肚白呢?一来,整个天空都亮堂堂的瓦兰瓦兰,瓦兰中不时还挟着柔白的浮云,让人瞧着就舒畅。

当然罗,白何也知道,这是因为上海的地理环境所致。

可不管怎样,这让白何时常不愉快的咕嘟:“嗨,这也算鱼肚白么?直接叫天亮算罗。上海滩,事儿怪着哟!”

在家乡的鱼肚白下,喜欢晚睡晚起的白何,在上海的鱼肚白下,却再无睡意。

因为,那阳光忽然就映满了屋子,直直的照射着他眼睛,不醒也得醒。再说,轮老俩口带小孙女儿的时候,总觉得事情太多太多。

不用任何人或任何方式提醒。

老俩口从晚上入睡起,就想着明早早起。

因此,来到上海不过大半个月,白何居然一改多年的习惯,变得晚睡早起,任劳任怨的“好老头儿”啦。

“好老头儿”这雅号,是老伴儿赐赠的。

要知道,在家乡家里,可怜的白何,却一直披着“偷奸耍滑,懒得像条蛇。”诸类恶名的。“观音菩萨在心中,她叫我善待众生,做人要不贪不厌,常做善事心安宁……”

幽幽呀呀的歌声,从紧闭的房门后,隐隐约约漂来。

白何捂捂自己耳朵,不用说,老伴也早醒了,正在听她的观世音呢。踏踏踏!踢踢踢!隐隐约约的跑步声,透过貌似坚固无比的铁防盗门,一歇歇传进。

不时还伴着娇喘连连的问话声。

“爸,几点啦?”“还早,清晨5点15分34秒。”一个嘶哑的男中音回答:“囡囡,阿拉说过你不要这样辛苦,实在不行就辞职另找工作呀。”

踏踏踏!踢踢踢!

“哎呀爸,你不懂,阿拉好不容易才,”大约是忙着晨炼,女音有些喘息不上了:“你不懂,不跟你说呀。”

“阿拉不懂?我不懂?你老爸当年可是,”

又一个有些苍涩的女声响起。

“人家囡囡锻炼身体,你总是咕嘟咕嘟个什么的呀?有力气还不检查检查摩托车,看电充满没有?免得像上次半途没电,害得女儿迟到的呀。”

于是,问答声顿消。

踏踏踏!踢踢踢!却越来越清晰。白何有些气恼的扭扭头,瞟瞟门外,这每天清早必上演的一幕,让他总是不习惯。

这是一幢公租房,在自己家乡也有。

一溜儿八幢公租房,被半高带防盗摄像头铁丝栏的围墙包围着,散落在不宽的平地上。幢幢铁灰色,造型笔直,式样呆板,犹如高耸的长方型积木,颇具公租房特色。

奇怪的是有点滑稽。

其余的七幢,都是高耸入云的27层高楼,唯有白何这幢只有11层,缩手缩脚,探头探脑的蹲在高楼们的最右后侧,就如一个后妈生的弃儿。

白何从窗口望出去。

所谓的中亭一清二楚。不宽的地面上,成井字型的树冠浓荫,掩映着不宽的散步道,散步道一如既往的每隔几十米,就立着一块醒目的标牌。

上面写着:“您己步行了××米,祝贺您!散步是人类最有效的锻炼项目!”云云。

最醒目,也最让白何感到新鲜的,是耸立在中亭正中的儿童滑梯,撬板等锻炼器材。器材们披红挂兰镶绿,神气十足,沐浴着鱼肚白。

不!应当是阳光,瞧上去可爱悦目。

围墙外有保安亭守着,墙上挂着翠绿色的院牌“明月坊”,牌下是斗大的黑字“私家住宅,非请莫入!”……总之,一切都昭示着上海特有的风格和细腻。

“啊观世音菩萨,大慈大悲普渡众生,啊观世音菩萨,大慈大悲保佑你……”

踏踏踏!踢踢踢!

突然,一歇吊嗓子的高吭响起,啊啊啊!咿咿咿!白何烦恼的闭闭眼睛,一定又是那个徐娘半老的女票友。

果然声情并茂。

“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,报晓鸡惊醒了梦里南柯。二贤弟在河下相劝于我,他劝我把打鱼事一概丢却。”

一掀被套,白何悻悻儿的坐了起来。

揉揉眼睛,打个呵欠,中亭,阳光灿烂,树木浓郁,儿童乐园里早有老人带着孩子在玩耍,散步道上脚步疾劲,大多都是年轻人骄健的身影。

老人们呢?基本上都站在浓荫里,单人活动。

那个女票友身着大红大绿,丌自一面高吭的叫着,一面有板有型的走着台步……门开了,老伴儿双目炯炯的出来。

“准备好没有?”

“还没。”

“你看几点啦?”老伴像战斗前的司令员一叉腰,朝着柜上的小方钟,扬扬下颌:“彤彤早起床啦,我早说过,”

白何连忙闭嘴,一头钻进厕所,隔断了老伴的唠叨。

白何就感到奇怪,论年龄,离退几年的老伴也不小了,平时老嚷嚷着又忙又累,有空就睡它个几天几夜,每每晚睡且不断起床散步或方便的她。

早上醒来,总是这样精神抖擞,豪气逼人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厨房里传来很大的响动,伴着隐隐约约的唠叨:“这鬼地方,嗨,要不是为了我的彤彤,跪下请我白住,我都不会来呢。”

白何似笑非笑,瞅瞅窄小而简陋的所谓厕所,摇摇头。

白住?这套不过60多个平方的小二室一厅,每月租金要嘎蹦蹦的3100块人民币,刚好花光自己每月的养老金。

31张百元大钞哇!就这样没啦!

可那上海房东还咕嘟咕噜的:“每月才3100块,没多大意思呀!”这话,是房东当着白何老俩口的面说的。

当时,白何刚到上海三天。

他屁股都还没住热,瞅着老伴把一大迭现金交给女房东,听着矮胖戴眼镜的女房东,边数钞票边痛苦的咕嘟,可怜的他差点儿没扑过去,狠狠扼住对方白皙的颈脖……

“白何,我先走啦,馒头和麦片在锅里,你最迟差一刻8点到,听到没有?”

“嗯。”

白何懒洋洋的回答,忽然感到肚子有点发疼,不禁一怔,坏了,又是到紧要关头拉肚子?须知,这交接是万万耽误不得的。

咣!防盗门重重关上。

响彻云霄的关门声,照例吓了白何一跳。大半个月了,这门就需要一直这样重力,才能打开或关上,真不知是怎么回事?

更怪的是,因为是公租房。

大约是为了节约空间,抑或是设计上的马虎?一层楼对开的四家住户,二家与二家的门,基本上是紧紧交加的十字型。

也就是说,这家要开门。

先得鬼鬼祟祟的从猫眼儿后面,费力的瞅着外面。如果眼前一片棕色,那就暂且不能打开,棕色是隔壁家大开的防盗门,刚好遮蔽对方的大半个门坎。

如果眼前一片明亮,得,那赶快开门,溜之乎也!

初来到的老俩口总是不习惯,闹出许多误会。嗯,还好,肚子虽然有点疼,可似乎还站得起来。白何连忙站起提溜着短裤衩,一面伸手捺马桶钮。

咣!响遏行云。

“对了,如果碰上隔壁的阿拉,你千万别理他。”是老伴有些喘气的嗓门儿:“你这个人呀,说话不知高低,得罪了人自己还不知道。有道是,”

白何拉开厕门,打断她话茬儿。

“唉,我又不是三二岁的孩子,一大早,你唠叨个什么?”“有道是远亲不如近邻,”瞧着老伴认真的架势,白何皱眉提醒。

“彤彤早醒啦,亲家等着呢。”

“哇呀,瞧我这记性。”

老伴恍然大悟,拍着自己额头,一扭身跑了。白何瞅瞅她背影,把防盗门轻轻拉拢,忙着涮牙洗脸,不亦乐乎。

接着,在大小屋间蹦来跳去。

把两侧飞着二支白掠翼的帽子,有着一头浓发一捏其胳膊肘儿,就会发出逼真童声的布娃娃,塞进大挎包,然后开始吃饭。

上海馒头好吃。

上海麦片也不错!

肚子撑饱后,白何一面擦着嘴巴洗碗,一面想着刚才老伴的叮嘱。要说呢,老伴也不是瞎操心。嗯,是来这儿的第二天早上吧?

老伴刚拎包出门,咣!响彻云霄。

自家的防盗门,重重撞在了隔家的防盗门上。正在厨房里洗漱的白何还没回过神,就听到一个嘶哑的嗓门儿,在不耐烦的呵斥。

“你们怎么总是毛手毛脚的呀?关门不可以轻一点的呀?”

接着,是老伴内疚的自责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打扰了你们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”

“哼,对不起?知道呀?凡事细心一点,用功一点,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的呀。”

“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”

“哼哼,呀?”

听着平时心高气傲的老伴,低声下气的连声道谦,白何脑子一热,带着满嘴的牙膏泡,就冲出了厨房。好在他的手刚靠上门把手,总算冷静下来站住了。

记得来上海前,包括拢上海后。

老伴儿就严肃认真的打过招呼,要注意自己形象,控制自己脾气,不要和邻居发生冲突,远亲不如近邻嘛!

于是,含着一大口白花花的牙膏泡。

白何躲藏在半开的门后,躬身从猫眼后看去。一个瘦高的老头儿,身着蓝花睡衣,足趿绣花拖鞋,腊黄枯涩的脸膛上,皱褶重重,鄙夷的瞅着老伴,正神采奕奕的呵斥着。

“这是上海,上海,远东最大最繁华的国际大都市,懂的呀?在上海,需要文明礼貌,良好的道德素质,明白的呀?”

白何瞅到,本是谦恭的老伴,忽然站直了身子。

熟悉的傲气又回到了她脸孔,双手拉拉自己衣襟,定定地瞅着对方。白何暗暗叫到,好哇好,快回敬阿拉几句,打打他的威风。

“要不,出去街上满是外国人,还不让人瞧不起的呀?”

“爸,阿拉要吃饭呀。”

一个年轻姑娘出现在他身旁,四肢修长,脸蛋迷黑,焦急的看看自己手中的手机。瘦老头儿这才结束了训斥,不耐烦的对老伴挥挥手,转身进屋,轻手轻脚的关上了大门。

事后,老伴声音幽幽的告诉白何。

老头儿,便是隔家的男主人,一妻一女儿一家三口,都是正宗的上海阿拉。“你瞧瞧,阿拉们是多么看不起我们外地人。”

老伴若有所思,认真的看着白何。

“所以,要自律控制,不要让他们看不起。俗话说,远亲不如近邻,我们人生地不熟,在上海除了儿子和亲家,举目无亲,要收个包裹什么的,也找不到人托付……”

哗啦啦!哗啦啦!

白何回过神,关掉水龙头,放好碗,又仔细看看电饭堡,标明着“熬汤”的指示灯,正红红的亮着,这才放心的出了厨房。

脱掉短裤衩,卷起白背心。

白何再换上长裤衬衫,背起背包,推着童车拉开了门。咣!防盗门刚惊天动地的关上锁好,白何正好瞅见电梯门大开着,忙吱吱嘎嘎的推着童车奔过去。

奔拢一瞧,一个瘦削背影躬着。

隔家的瘦高老头儿,正费力的把摩托车推进电梯;那个年轻姑娘,双手交掩在自己下腹,站在电梯角落,不出声的看着。

咳嗽声声,背影更躬。

老头儿好不容易把摩托推进了电梯,白何便推着童车,直奔摩托车边的空隙。他早看清楚,那空隙处,刚好放得下一辆童车。

再说,要抢时间。

必须在8点之前赶到儿子家,而这电梯,却实在让白何心有余悸。许是一乡一俗,这电梯常常是出了毛病,上下久等不回。

好几次,的确是好多次。

白何都看到,电梯在楼下或楼上久久的呆着,还听到有人在叫:“卡住卡住,等等×阿姨,还有×大伯,我们说好一起到超市淘货的呀。”

奇怪的是,有好多次。

不止是白何,还有同楼的住户,都这样久久的等着,听着上面或下面的人大呼小叫,除了白何越来越烦躁,其他的人,居然都安然无恙,神闲气定,一副见怪不怪模样。

白何暗想,或许,上海人就是这样?

这让白何,除了佩服老伴的先见之明,还暗自提醒自己,入乡随俗,莫此为甚。所以,白何岂能丢掉这宝贵的机会?

谁知,白何刚把童车推动。

那老头儿就朝他瞪起了眼睛,唬着脸膛,厉声呵斥到:“你等一会儿,你等一会儿,没听见的呀?”白何楞楞,看着父女俩。

见他发楞,老头儿嘴巴一瘪。

又怒气冲冲的呵斥到:“我让你等一会儿,没听见的呀?这儿是上海!”年轻姑娘先看看白何,然后骄傲地瞧着自己的父亲。

白何瞪瞪眼,脑子一热。

怒气突然冲了上来,一用力,咣当!童车狠狠抵在摩托车后架上,同时一扭身进了电梯,然后扭头,愤怒地瞪着老头儿。

“莫明其妙,我为什么要等一会儿?还上海哩,一点没教养。”

父女俩呆住了。

二人定定的看着白何,姑娘甚至害怕的往父亲身后躲藏。白何朝姑娘笑笑,捺动了电梯钮键。一分钟后,电梯落地,白何傲然地慢腾腾的出来了。

阳光灿灿,清风徐徐。

白何推着嘎嘎嘎响着的童车,赶到儿子家时,正好差10分8点。白何计算过,从公租房出发,从超市右侧车道穿过,过二条马路,一点儿不耽搁满打满算20分钟。

如果遇上红绿灯什么的,还要加上10分钟。

这样,先于他提前到达的老伴儿,基本上把彤彤的一切都准备好了,就等他到来,推车出发。因为早上8点,是个坎儿。

多一分钟或少一分钟都不行。

清晨8点,儿子必须从家里出发,小跑步冲刺三百米,乘地铁转公交,下公交再紧急小跑50米,花上一个半钟头赶到单位上班。

儿媳妇呢?也差不多。

她工作的国企大医院,虽然离自家近一些,可天天一大早,就得骑着电单车离家。因为,她是妇产科室的CT员,特殊工种,半天一转,早上就必须提前。

这样,如果白何老俩口没在清早8点赶到,睡着或醒了的彤彤,就得由隔壁的亲家带着。而按照二亲家的默契,基本上是各带半周的。

儿子家,二手房。

是一套上海典型的小二室一厅,60多个平方,装璜得小小巧巧,精雕细刻,处处透示着小巧细腻,温馨浪漫,细节做到极致的沪上装饰风格。

儿子白驹整装待发,见老爸来了就笑笑。

略略点点头,挎上背包往外就走。早醒了却躺在床上,正和老伴儿戏谑玩耍的彤彤,忽然翻身起来,朝着正推开房门的老爸咿咿呀呀,手舞足蹈。

白驹重新返回,亲热的抱着女儿,呀呀咿咿。

好一会儿,老伴儿终于提醒到:“要迟到了,走吧。”白驹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下彤彤,出了家门。老爸走了,可家的小孙女儿,却视一左一右的爷爷奶奶不见。

挥着小手,含混不清的哭嚷着。

要“爸爸抱抱”,这让白何和老伴儿哭笑不得,使出浑身解数逗哄着,好容易才把一岁多的彤彤,重新哄高兴。

接下来,按照分工。

老伴儿替小孙女儿穿衣,白何则窜来窜去的,摇着个布娃娃哄她:“瞧,喜洋洋,喜洋洋多可爱哦,比灰太狼漂亮哦,喜洋洋灰太狼,都没有我们彤彤可爱哦。咕咕咕,嘎嘎嘎,你是谁呀?我是彤彤呀,我是可爱的小彤彤呀!”

彤彤像没听见,站着纹丝不动。

把自己的右手指,含在嘴里津津乐道的吮吸着,像看小丑一样,莫明其妙地瞅着手舞足蹈的爷爷。衣服穿好了,又穿鞋子,小孙女却耍开了脾气。

突然向后一仰,在床上滚来滚去的。

小脚丫胡乱踢着,嘴里嚷嚷着:“涮牙歌,涮牙歌。”就是不让奶奶穿鞋。白何知道,彤彤嚷嚷着的涮牙歌,是老伴儿在电脑上,下载的贝瓦儿歌中的一首。

制作者真是殚精竭虑。

为0—三岁的儿童量身制作,卡通人物,精美画面,配上真正的童声,足以令任何一个儿童过目不忘。可要命的是,它必须通过电脑或手机播放。

这呢,也就涉及到儿童眼睛保护的重大问题。

为此,白驹曾多次给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打招呼,还为此引起大家的不快。所以,二亲家就背着小俩山口,心照不宣,达成了默契。

涮牙歌也罢,拔萝卜,小兔子乖乖,两只老虎和大公鸡喔喔喔也罢,

每天只能限时听听,也就是在最需要它们发挥效果时听听,以保护可爱小家伙的眼睛。可眼下,还不是需要它们发挥最佳效果的时候。

“好乖乖,来,听话把鞋鞋穿上,我们洗脸吃饭饭,奶奶就给你放涮牙歌。”

老伴费力的逗哄着。

双手时而疾动,时而放开地抓扯着小孙女儿的双脚,累得满头大汗。白何也没闲着,除了更卖力的摇着布娃娃,左蹦右跳,还尖着嗓门儿,学着儿童声音,配合着老伴。

“哈哈哈,嘎嘎嘎,瞧呀瞧呀,多好吃的肉松呀,多好吃的蛋蛋呀,多好吃的面包呀,我都流口水啦,口水流到黄浦江啦。”

这一招真灵。

平时就喜欢吃肉松的小孙女儿,果然翻身爬了起来,一面含混不清的嚷嚷到:“松松,我要吃松松。”老伴儿趁机抓住她双脚,敏捷的把鞋子穿了上去。

这时,有人在身后轻轻笑。

“还是爷爷奶奶有办法哦,我们彤彤最喜欢奶奶做得松松了。”是亲家。亲家本来租住在外区,一个偶然探听到,隔壁邻居嫁姑娘买了新房,老俩口要搬去和女儿同住。

老俩口大喜,急忙赶到。

终以每月3000人民币的租金,租到了这小二室一厅,成为了自己女儿的邻居。有道是距离产生美!亲家住在外区时,除了表面的礼貌客气,谁也不太了解谁。

现在,成了芳邻。

不曾被对方知晓的举止动作,便不知不觉流露出来。那是白何到达上海的当晚,风尘仆仆刚放下行李,他就兴致勃勃的要老伴儿,带着自己上儿子家。

主要是想看看,几月不见的小孙女儿。

本来呢,白驹成家后,老俩口每年一次由家乡到上海,住在儿子家一月之后,就重回家乡生活。忽一日,儿子报喜,媳妇有了身孕。

于是乎,起飞吧。

老伴儿就飞到了儿子身边,和亲家一起担负起带养小孙女儿之重任。白何则时不时的跑到上海,陪陪老伴,看看可爱的小孙女儿。

终于有一天。

老伴儿作出决定,要白何带足行李,一起到上海租房带小孙女儿。独自在家乡感到无聊的白何,也就满口答应,欣然前往。

当晚,月明星亮。

白何和老伴儿子媳妇见了面,然后乐呵呵的抱起彤彤,笨手笨脚的逗乐着,一行人围着爷孙俩,有说有笑,其乐无穷。

好容易静下来,背后传来轻轻的笑声。

“瞧,我们彤彤多喜欢爷爷,亲亲的爷爷哦,来了就不要走了哦,陪我们彤彤哦。”白何骤然转身,一身素衣的亲家母,正笑容可掬的看着自己……

当晚临睡时,白何不悦的咕嘟咕噜。

“悄无声息的就站在了身后,我现在耳根子都发麻哟。”披衣端坐在被窝里,双目微闭,气定神闲,宛若观世音的老伴儿,没搭理。

好半天,幽幽开口。

“你才来多久?我可是背脊一直发麻,总感到背后有人站着呢。”“这习惯?”白何翻翻身,老伴儿霍然睁开了眼睛。

“这习惯怎么啦?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,你管得了自己,还管得了别人?我可警告你了,要和亲家搞好关系,亲家做得比我们多,比我们累,得罪了亲家,你那个儿子白驹,有好果子吃?”

白何何尝不懂这道理?

只是这联想太没诗意,也太残酷,可又无法具体说出来,只得又烦躁的翻个身……现在,白何不由自主的皱皱眉,真的感到背脊发麻了。

“呵呵,是亲家母呀?”

“是我,她爷爷,彤彤该吃早饭了吧。”

亲家依然微笑着,转向了老伴儿:“我看肉松不多了,”老伴儿马上答到:“我晚上买来弄弄,明早拿来。”“还是黄牛肉最好,嫩,特别适合我们彤彤。”

亲家笑着,声音轻轻的。

“对了,昨天,我只在吃饭时给彤彤听了涮牙歌,这小家伙一天叽叽磨磨的,就是闹着要呢。”老伴儿脸色暗暗。

“当然,只能在她最需要时,才能让她听听,要不,白驹还不怪我们不注意保护彤彤的眼睛。”

二亲家,有一句无一句的唠叨着。

白何就借口烧开水,溜到了厨房,东摸摸,西找找的。因为是开间厨房,他的一举一动,都被俩老太太瞧在眼里。

亲家母呢,也确实比老俩口有办法。

在她的协助下,老伴儿成功地哄着彤彤吃了一小半碗小米粥,一片面包,这让俩老太太高兴得击掌而庆,仿佛是自己吃饱了一样。

俩老太太逗着彤彤,白何就忙着打扫。

他瞅着地下黄黄一片的肉松,觉得实在太可惜,弯几次腰,都半途中忍住了。最终,扫帚头朝它伸出,轻轻的扫进了撮箕。

几分钟后,老俩口一前一后,拎车抱孩的下了楼。

出了铁楼门,白何深吸一大口气,顿感脑聪目明。老俩口把彤彤放进童车,骨碌碌骨碌碌和嘎嘎嘎的,朝院落大门走去。

出了大门,老伴儿就唠叨。

“说话不得体呀,什么颠三倒四,乱七八糟的?让亲家小看了哦。”白何不用细问或细想,就知道老伴儿唠叨的又是自己。

可是白何感到冤枉。

推着彤彤边走边想,实在是想不起,自己又哪点儿说话颠三倒四,乱七八糟?天高云淡,秋高气爽,一个大晴天啊。

去公园的路上颠簸不平。

可一丛丛的菊花开在墙根,黄灿灿的格外令人愉悦。左边,是一溜儿餐馆,大多关闭着,只有几间开着卖早点。

正是早高峰的上班时间,平时空旷的路上,此刻年轻人络绎不绝。

都在那几间张贴着“大眼包子”的餐馆前停下,排队购买,然后,一手捏着生煎大包子,一手端着豆浆,边走边吃喝,三三俩俩的涌进一道大铁门。

瞅着这沸腾景象,白何禁不住伤感。

“老啦老啦,真正的老啦。想当年,我也是这样早匆匆,晚匆匆,一眨眼,就变老啦。”一边的老伴儿,就嘲笑的瞟瞟他。

“不老,你还年轻,你还风流倜傥,浮想联翩,由人抬着哄着奉承着,继续当你的总经理副总经理。”

白何苦笑笑,扭过了头。

这老伴儿,说话总是这样挖苦难听,难道我当总经理副总理丢人?“什么口水都流到了黄浦江?什么比喜洋洋灰太狼都可爱漂亮?比喻也不知道要贴切合体?”

老伴儿话锋一转,又唠叨上了。

“让亲家听见了,还以为我们平时多馋嘴,连亲孙女儿的东西都要偷吃,你这是哪壶不开拎那壶呀。”

白何站住,烦躁的皱起眉头,这是哪跟哪啊?

“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?”老伴儿可不管他,自顾自的唠唠叨叨:“以为这是都是小事儿,都是女人无事生非,神经质?白何爷爷,你错了。生活就是由这些细节构成,一个人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,要在小辈面前树立自己应有的形象,明白了吗?唉,我唠叨了你一辈子,你也烦躁了一辈子,结果还是这样。真是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”

“彤彤的爷爷!彤彤的奶奶!”

奶声奶气的叫声,让老俩口都转过了脸孔。

一胖乎乎的小女孩儿坐在童车里,由一个胖乎乎的老年妇女推着,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俩呢。“哎,是阳阳呀,阳阳真懂事,真乖!”

老俩口立刻笑容满面,齐声招呼。

阳阳是彤彤楼上的邻居,仅比彤彤大一个月的阳阳,各方面都比彤彤强得多,成了彤彤的映衬和参照物。

大家高高兴兴,说笑逗乐一歇。

在自己外婆的引导下,阳阳主动伸出右手与彤彤握手,彤彤却害怕地缩回自己双手,还下意识的躲闪,瞪着眼睛尖叫起来……

看着阳阳一路走远,白何才推着彤彤继续向前。

前面不远处,就是川流不息的公路,阳光洒在大地,一片金黄,以致于让来来往往的车辆人流,都裹上了一层金黄色。

骨碌碌!嘎嘎嘎!

童车响得刺耳,响得蹊巧,这让白何忍耐不住时时停下,蹲下去仔细查看车轱辘,怀疑轱辘破损,或出了什么大问题?

倒是老伴儿不冷不热提醒他。

“别瞎看啦,一准是车轴磨损久了,记着滴上几滴油,不就好啦?”白何点点头,想这老伴儿,虽然嘴巴厉害了一点,可那生活经验和细致入微的观察,却是胜人一筹,不容置疑的。

这点,白何领教过许多次,基本上都是她说到了点子上。

“白何大伯,我总觉得我们彤彤有点不对。”老伴儿定定的看着远处,这让白何有种不详之感:“今天看到阳阳,我更坚定了自己的看法。我想,我得说出来,尽管他们都不愿意听,也不高兴。”

白何怜爱地抚抚彤彤的小脑袋,掌心痒苏苏的。

“不会吧?你是自己多心吧?”老伴儿坚定的摇摇头:“相信我,我不会骗自己的,我相信彤彤有自闭症倾向,或许因为前期,可以矫正。”

白何不以为然,不愉快的看着她。

“自闭症?自闭症是什么东东?有这么严重吗?”“自闭症是一种儿童神经系统疾病,在心理学上又称之为孤独症心理障碍,主要表现是患者不会说话,不爱说话,发育迟缓,不善于交流。对于自闭症患者只有早发现、早干预、早治疗,才能缩短他们与正常社会的差距,让他们早日融入社会,所以首要的任务就是发现自闭症。”

老伴儿走上前,也怜爱地抚着彤彤的小脑袋。

缓缓说:“自闭症不可怕,可怕是讳疾忌医,硬不承认现实,自欺欺人。说实话,我早就怀疑了。前些天,我把我的怀疑和上网查到的自闭症证候,给亲家母讲,谁知刚说几句,她就满脸不高兴,根本不相信,反而一闷棒打了回来,弄得我下不了台。”

老伴儿拍拍自己胸膛,有些激愤的提高嗓门儿。

“我是彤彤的亲奶奶,难道我会害她吗?”白何想想,劝慰到:“也许是吧,我知道,你的直觉一向很准的。然而,这是件大事儿,没有决定性的把握,不要轻易下结论。”

老伴儿头一昂,大义凛然。

“我敢说,就敢负责。白驹要不相信,可以抱彤彤到医院检查嘛。”“检查什么?妈,爸,今天带彤彤上哪儿呀?”

老俩口一怔,慌忙转过身。

媳妇妙香正迷惑不解的眨着眼呢,与此同时,一个苍老且急骤的声音也响起:“对对对!全款下浮三个点子,房子包你满意,地段紧邻外滩,观浦江东流,赏明珠璀璨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呀。”



上一篇:原创长篇连载: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1章阿拉芳邻04-11
下一篇:原创长篇连载:上海屋檐下·第1部·第1章·阿拉芳邻04-13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服务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
Copyright © 2009-2014, 531sho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2018世界杯投注网网 版权所有
京ICP备06018903号-5